您当前的位置 :小记者 > 创作园地 正文
忽如一夜春风来
丽水网  2016-12-01 16:52

浙江省杭州市学军小学六(3)班  陈思同

  她握着母亲的手,坐在床边,看着那苍老却噙笑的面庞,母亲耷拉的眼皮掀起,浑浊的眼里是慈祥的光芒。“妈”她轻声地,无助地喃喃。自她幼时丧父,这是她第一次面对至亲的离别,“—妈—妈。”

  母亲反握住她的手,淡声说“孩子,我总有一天会离开的,不必伤心。但我走后,我能帮我了个心愿吗?她眼里希翼的光汇到她女儿身上,女儿下意识地点点头。

  母亲咧开嘴,绽放出豆蔻少女般的笑容。她用她粗哑的声线搭建了一座桥,桥的那一端,是岁月的尽头。

  许多许多年前的那一天,正是某座山梨花泛滥的日子。但对她们这些逃难者来说,却只是一个平凡的,充满饥饿的日子,而这天,对她来说,是个灾难般的日子——他们这群逃难者中,除了她这个孩子,其余无一例外,倒在了饥饿的爪牙下,此刻她的面前只有黑暗,没有出路没有生机,没有哪怕海中木板那般微小的生机。她茫然无助地坐在一棵梨树下,抱臂抵抗寒风的侵袭。连绵如海浪似的梨花,淹没了她,压得她喘不过气。每一簇雪白,都是一抹孤独无望。这时候,一个又黑又硬的馒头递到她面前,她不管不顾地吃下,吞咽完后才抬起头,是一个瘦削单薄,与她年龄相仿的男孩。“你在看梨花吗?”他问:“我很喜欢梨花。”她没有说话,如受惊的小鹿一般望着他,后来的日子,她跟着他一家三口一起逃亡,在他父母陆续离世后,战火平息了。她和男孩也就定居下来,她成了男孩的妻子。

  “后来,几年后,你出生了。没多久,他就得病死了,我把他的骨灰葬到当年的那座山上。”母亲从回忆里抽身而出,脸上是恬静与安然,“我走后,把我的骨灰盒带去和他合葬,好吗?”女子重重地点了点头,母亲脸上带着满足,咽下了最后一口气,她的眼睛依旧睁着,仿佛已经看到了满山梨花。不知道过了多少天,翻山越岭,跋山涉水她终于到达了那座山下。她爬上山,找到母亲所说的那棵梨树,挖了挖树下的土,果然找到一个骨灰盒。她低头望向怀里的骨灰盒,将它与另一个并排放置,“妈,你开心吗?”风携起一层沙土,轻柔地盖在两个盒子上。

  她在这棵树下坐了一夜,次晨,梨花香已溢满了山岗。她对脚下两个彼此缠绕的灵魂说:“爸,妈,梨花开了。”风送着她的话语,消逝在晨雾中。

  “你在看梨花吗?”有个声音问,她回过头,看见一名男子。他正对她笑着。

  朝阳凝固了,晨雾凝固了,露珠凝固了,梨花凝固了,她看着那灿烂如阳的笑容,一时间晃了神。

  此时,莫言,此时,无声胜有声。

  忽如一夜春风来,

  千树万树,

  梨花开。

 
·青田县温溪镇一小教师课题、论文获奖情况统计表
·莲都区梅山小学
·景宁实验一小
·2013年浙江省新闻学会小记者工作委员会年会在丽水召开
·丽水市机关第一幼儿园 开展“大手拉小手,创卫齐动手”亲子创卫活动
·青田腊口铁资中学教育集团 举办“我的中国梦”作品展
·省高雅艺术进校园活动在缙云长坑小学举行
·云和实验幼儿园 开展“木玩大比拼”活动
·松阳实验小学集团学校 开展制作“创意风车” 旋转快乐童年活动